主頁 > 滾動 > 正文

曝南陽一民警一手遮天遭人實名舉報

2016-08-21 16:32:53  |  來源:  |  編輯:  |  

我叫江凱,現向全國網友控訴南陽民警楊旭伙同其父楊玉升組織社會不明人員多次對我毆打、恐嚇、兩次非法拘禁、前后八次到我單位、家里、岳父家尋釁滋事、到學校意欲綁架我孩子(致使我孩子不敢上學精神失常)、搶走我途觀轎車等令人發指的罪惡行徑!請全國網友為我轉載呼吁,請南陽市公安局立案偵查為我做主懲治楊旭一伙的犯罪行為,請各大媒體給予關注報道,還南陽郎朗青天!

事情是這樣的,2013年11月份,南陽市進行梅溪河內河全線清障工作,我承接了中標公司的工程施工項目,由于時間緊,任務重,經單位同事介紹的楊玉升愿意同我一起完成此項清障工程,并約定我們共同出動人員、機械、車輛等,前期費用由楊玉升墊支。工程12月1號開工,由于工期短,戰線長,中途我又找了一家施工單位共同施工,到12月30號梅溪河清障工程全線按期完成。

工程完成后按要求上報給財局各種工程費用清單,經過審計后財局將工程款撥給了中標公司,中標公司首次打入我賬戶400萬元,適逢春節,為盡快支付工人工資、物料、機械等費用,我就按和楊玉升簽好的付款協議一次性把首批工程款400萬元全部給了他(其中有50萬工程款由我直接給了中途加入的施工單位),中標公司又打給我130萬工程款,其余款項包括質保金等費用待中標公司全部算清后付款給我,我和楊玉升再做二次分配。

事情至此各位朋友覺得這應是個團結協作皆大歡喜的好事,而且自分賬之后的2014、2015年兩年內楊玉升還和我一起多次去中標公司作結算。我承接了工程,讓楊玉升從我承接的工程中分得一杯羹,他楊玉升該感激才對吧,可是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不僅沒有感恩之心,反而上演了現實版的農夫和蛇的故事,自2016年4月份開始,楊玉升突然變臉,在他兒子楊旭(南陽市公安局警令部民警)的指使下組織帶領繡有紋身的不明身份的社會人員對我進行非人道的犯罪!

由于工程實際審計后的工程款比招標價814萬少,只有732.9萬元,按照我和楊玉升原來簽的比例分配協議我再應得37萬,可楊要求我待余下的工程款到賬后只讓我留下25萬,其他都歸他,我也同意了。然而這個得寸進尺貪得無厭的家伙突然變卦,于2016年4月15號左右帶著兩個不明身份的社會人員闖入我家中要求我的130萬也給他,否則讓我家破人亡!接下來的幾天內又指使紋身人員砸我家玻璃,在我家墻上噴字,在門口撒魚鰾,并對我家人進行恐嚇威脅!

4月28日下午,楊玉升的猖狂行徑更是變本加厲,他先約我到濱河路歌德咖啡廳談,讓我退給他130萬,我沒有答應他這無理要求,他就派一個人跟著我。從歌德咖啡廳出來我去給一個朋友的吊唁,當走到工業路家電大世界時突然竄出4個紋身人員,扭著我強行給我往楊玉升的車上拽,我急中生智抱著放下車窗的車門,楊玉升大叫讓掰開我的手,給我往車里塞!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在眾目睽睽的大街上他們竟如此猖狂地要綁架我,對我拳打腳踢,引來了眾多市民的圍觀。我表弟得知消息后立即報了警,特警趕到后打我的四個人都逃之夭夭,特警把我和楊玉升帶到光武派出所,那時的我已被他們打得頭疼、惡心、十分難受,幾乎不能站立,然而光武派出所的民警卻不讓我走,在我表弟的強烈要求下,直到晚上8、9點鐘派出所才讓我去住院,經醫生診斷我被打得多處軟組織損傷,皮下淤血、內傷嚴重、需住院治療!發生如此惡性事件,不知為什么派出所卻一直沒有給我做筆錄,直到8月份在我的要求下才做了筆錄,派出所至今沒有給我打人者和指使者的處理結果。

4月29日在我住院期間,楊玉升又派人到醫院騷擾、威脅我,我沒有任何安全感,只好逃到鄭州我朋友家暫時躲避這個兇神惡煞。

然而不曾想,這個恩將仇報的惡狼,找不到我竟然于5月2號晚上、3號上午連續指使八九個兇神惡煞到我岳父家鬧騰、恐嚇、威脅、在門口墻上噴字,致使岳父一家陷入極度的恐懼驚慌之中,雖然報警了,但仲景派出所也沒有給個處理結果,為了不連累岳父一家,妻子忍痛跟我辦了離婚手續,至此我已妻離子散,家已不家!

楊玉升已給我逼得走投無路,惶惶不可終日,我的退避讓他以為我軟弱可欺,加之幾次報警公安部門都無動于衷,沒給他任何懲罰,致使他更加肆無忌憚,5月中旬,他竟然指使4個紋身青年意欲綁架我正在上小學的孩子,被十五小的保安發現報了警,梅溪派出所連人帶車給他們帶到派出所,但也不了了之,具體情況派出所也沒有給我們說,從此我的孩子因驚嚇而不敢去上學,醫生診斷為因驚懼而精神錯亂!

我們的一次次報警,公安部門的一次次悄無聲息,楊玉升的猖狂到6月28日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這個昔日在湖北熬地溝油曾經燒死一人的命案犯那天下午5點左右由他安排的兩個人突然拉開我的車門坐到車里強迫我開到明山路超凡快捷酒店,逼我開了個三床位的房間,有個中間人來調解,還是逼我退出130萬元,我不同意,調解人就走了,我被強制留下,有兩個紋身人一左一右睡在另外兩張床上,而吃飯、吸煙等都讓我出錢。我被非法拘禁期間,房費沒了,他們逼我讓我給我表弟打電話,給我送了1000元。7月4日晚9點多鐘,去賓館4個人,強行給我摁進車后座,兩個人給我夾在中間,挾持著我在市內轉,后邊還跟了兩部車。大概一個鐘頭后,我被他們拉到白河邊,從車里下來十幾個人,不由分說就給我一頓亂揍,扇耳光、掄拳頭、飛腳踹,我孤苦無助,只感到末日來了,任由他們狂揍······他們打夠之后,又給我推進河里,恐嚇說讓我到河里洗洗澡,扎扎猛子,折騰完了又給我拉回賓館,此時楊玉升就在房間內坐著,指揮著那些人又給我一頓亂揍,然后逼我給他打一個100萬的借條,逼我簽了兩套房屋抵押合同和車輛抵押合同。

7月5號上午,楊玉升逼我先拿10萬元給他,無奈我給我表弟打電話,他到賓館一看那架勢,感覺有問題沒有把錢給我,我才在電話中告訴我表弟我被拘禁、被毆打、被逼迫打借條、簽抵押合同的事。他立即通知我已經離婚的妻子,他們就報了警,仲景派出所民警王曉東帶著兩個民警和我表弟、妻子在賓館旁邊的飯店找到了我們,那時的我已經被楊玉升等人的拘禁、毒打、威逼的淫威嚇破了膽,面對警察的詢問也不敢開口說話,而民警卻不讓我表弟和妻子說,我妻子見我已經嚇破了膽,“撲通”一聲給王曉東跪下,求他救救我,救救我們這個家,可是王曉東沒有理會,也沒有把我和楊玉升等人帶到派出所詢問。妻子見求警察不成,就又給楊玉升跪下,央求他放過我們,可是這個窮兇極惡的東西根本不理會我妻子!

被嚇破膽的我又被他們帶到南航歌德咖啡廳,楊玉升沒有拿到錢,就威逼我給他借錢,我只好給他說去鄭州借錢,然后就開著車逃離了南陽,去鄭州躲了起來。15號下午我從鄭州回來,剛一下高速就有兩個紋身青年拉開車門上了車,這時我才知道我的車被安裝了跟蹤定位儀。我又被他們挾持到南航歌德咖啡廳,直到晚上咖啡廳下班我又被他們挾持出來,我睡在我的車上,旁邊有四五個人睡在兩輛車上看著我。第二天咖啡廳上班他們又給我挾持到咖啡廳,到晚上7點多,他們換了原來在賓館看我的那兩個紋身青年來看我,在張衡路吃罷晚飯,那兩個紋身青年要去白河邊納涼,因納涼他們放松了警惕,趁其不備我駕車往鄭州方向逃跑。我因害怕而神情慌亂,一會高速一會普通道路的駕車狂跑,我的車上被楊玉升他們裝有定位跟蹤儀,可能是走到葉縣,我被他們追上,兩輛車夾擊我,我從兩輛車夾縫中逃了出來,慌不擇路地往北狂奔,直到新鄭他們不再追趕。天明時分我把車停在鄭州市商城東路與豐臺路口的道牙上,到朋友家躲避。下午我收到楊玉升發給我的照片,他竟然將我的車拖走了!我當即報了案,鄭州警方接警后讓我到現場報警,讓我證明我所簽的抵押合同和借條都是被逼的,就能以盜搶車輛立案!

就在這時我接到孩子因驚嚇住院的通知,我就返回南陽在醫院照顧孩子!

我已經出離憤怒了,我已被楊玉升逼到了絕路,我要拿起法律武器捍衛我的權益、捍衛我的人權!我走進仲景派出所要求王曉東給我做筆錄,然而他以各種理由拒絕我,在我多次去派出所再三要求下才勉強做了筆錄,但至今沒有給我立案,甚至讓我們自己去賓館調監控搜集證據!從楊玉升雇兇到我家里威脅恐嚇、到我岳父家威脅恐嚇、到學校意欲綁架我孩子、直至我被非法拘禁,包括學校在內的我們一次次報警,涉及南陽市公安局仲景派出所、光武派出所、梅溪派出所三個所,然而我的一次次報案都沒有一個給予重視立案、沒有一個打擊楊玉升的猖狂罪行,這足以證明他兒子楊旭的能量有多大,南陽真的是他一個小警察說了算,他就可以雇傭黑社會實施綁架、非法拘禁、肆意毆打他人、逼人家破人亡而無人能管了嗎?南陽公安真的就讓他控制,我投訴無門只有死路一條了嗎?

我因接了一個施工工程讓楊玉升參與施工,讓他從我的利益中分得一杯羹,而遭此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之災禍!楊玉升他一個熬地溝油出身背負命案的農民(閑談時楊玉升自述熬地溝油時同伴被燒死),他有多大能耐能一次次地雇兇,他有多大能耐能買通一個個派出所的涉事民警?不都是他兒子楊旭的策劃指使嗎?我說這話絕不是無中生有的空穴來風,楊玉升每次發給我的恐嚇侮辱短信都是他兒子楊旭編好發給他,他再轉發給我的,為此他怕事情敗露,在我住院時還專門雇人到醫院刪他發給我的短信!但都已被我拍了下來!這一切不就說明了楊玉升的猖狂是他兒子在做堅強的后盾嗎?我已離婚的妻子給警察王曉東跪下求他救救我,難道一個警察就沒有一點職業敏感性,他看不出我被實施綁架了嗎?他為何不讓我妻子說?不讓我表弟說呢?看到那種情況為啥不帶我到所里詢問?后來我去報案,他推三阻四不給我做筆錄,在我再三要求下勉強做了筆錄,但至今不立案偵查,這一切只有一個解釋,他王曉東壓根就知情!他不僅是不作為,可以說是為虎作倀的同案犯!還有光武派出所,光天化日之下我被毆打、差點被綁架,楊玉升也被帶到所里,為何沒有一個處理結果呢?十五小保安報警后,梅溪派出所當時連人帶車都帶到所里,如此意欲綁架未成年人的案件為何沒有引起重視而追根溯源呢?那些人又是怎樣被放走的?這一切都說明楊旭這張黑手在運作,在指揮,這樣的警察當道,南陽談何晴天?

在此我將我的遭遇公布天下,請大家為我轉發,為我伸張正義,懲治楊玉升和其兒子楊旭的犯罪行為,還我的家、還我的人權、還南陽以晴天!

江凱

2016年8月8日悲憤書

來源:天涯社區

上一篇:深度解析:貝貝網發展速度秒殺京東    下一篇:人民日報談鎮改市:錢權人地都不夠 體制改革需突破
彩客网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