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觀察 > 正文

眾籌解困小微 風險防控仍是要務

2015-12-19 11:20:53  |  來源:  |  編輯:  |  

山西最大的互聯網眾籌平臺——山西高新普惠資本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今年正式上線試運行,截至目前該平臺已為省內外15家企業提供融資約1.55億元,平均每家企業融資所需時間10天左右。此外,山西還利用眾籌資金撬動村級產業發展、推動金融扶貧。業內人士認為,從山西眾籌的實踐來看,利用眾籌融資、扶貧成效初顯,解決了傳統金融模式的低效率和覆蓋盲區問題。不過,作為一種新型的互聯網金融模式,仍存在諸多制約發展的難題待解決。

眾籌融資緩解資金難題

山西最大的互聯網眾籌平臺——山西高新普惠資本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今年正式上線試運行。截至目前,該平臺已為省內外15家企業提供融資約1.55億元,平均每家企業融資所需時間10天左右,最短的融資時間僅1天。該平臺運行5個月的時間,通過建立風險防控機制規范運作、把控風險,對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做出有益探索。

“實體經濟不缺好項目,社會上也從不缺少尋找出路的資金。”高新普惠總經理楊浚佳說,融資難的根源之一在于融資方和資金所有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而互聯網金融縮短甚至可以消除這段隔閡。

山西還利用眾籌資金撬動村級產業發展、推動金融扶貧。山西以婁煩縣白家灘村、武鄉縣大河西村為樣本,以金融工具為手段支持產業扶貧、旅游扶貧,有效帶動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和農民致富,實現金融扶貧工作的新突破。

2014年,位于武鄉縣的大河西村依托當地特色農產品和山水資源,發展鄉村紅色旅游,該項目總投資為467萬元,但仍有100萬資金缺口。今年4月20日,在當地金融部門的推薦下,大河西村通過互聯網眾籌平臺融資100萬元,解決了資金難題。

地處呂梁山區的白家灘是一個建檔立卡貧困村。一年時間,村里先是建成了全縣現代化水平最高的養殖場,而且貧困戶全部搖身一變,成了養殖場的股東。村民說,這巨大的轉變來自于山西證監局和他們推進的“眾籌扶貧”。

諸多瓶頸制約發展

山西金融界人士認為,在縣級以下基層,一方面是非法集資屢禁不止,民間借貸廣泛存在;另一方面是中小微企業信用基礎差,少數企業能獲得的外部融資主要來自銀行貸款、小貸公司貸款和民間借貸,基本沒有股權、債權等直接融資渠道。今年以來,山西中小微企業貸款更難。據統計,銀行信貸只能滿足中小企業10.7%的融資需求。而高新普惠眾籌平臺通過模式和機制創新,緩解了不少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解決了傳統金融模式的低效率和覆蓋盲區問題。

山西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教授耿曄強說,中國眾籌市場潛力巨大,眾籌領域廣、平臺多,還尚處于重要的培育階段。今年1月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眾籌2014年度報告》顯示,2014年中國各類眾籌募資金額超過9億元,獎勵類和股權類眾籌平臺總數116家。而僅僅半年后,《2015年中國眾籌行業半年報》中,眾籌平臺總數量已升至200多家。

不過,眾籌家數據研究院發布的《2015(上)中國眾籌行業報告》顯示,當下眾籌行業發展存在的諸多問題,包括平臺信息披露不完善,項目的來源、進度和數據不明;展示的項目信息時有變動或前后矛盾甚至造成用戶誤解等。

專家對此指出,眾籌扶貧需要做好制度設計與產業相結合。

在制度設計方面,眾籌作為一種融資工具,包括兩個層面。一是募集資金的一整套制度,包括申請、評估、設計、投放、回收等程序的設定;二是募集來的資金如何有效或高效使用、使當地農民真正產生致富激情,也需要制度設計。

在與產業結合方面,第一,要確定好農業生產組織形式。比如扶持培育合作社、家庭農場、種養殖大戶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第二,要選好產業。要根據不同村的實際情況選定產業,有資源的發揮資源優勢,沒資源的看村里是否有能人帶動發展相關產業等。第三,要重視村里能人的作用。第四,政府要做好產業知識輔導。

風險防控機制亟待建立

業內人士認為,作為眾籌平臺,需要清楚地展示眾籌的過程及基本數據。分類混亂、信息披露不完備、數據含糊等問題,不僅影響用戶體驗,第三方評價機構也無法將其納入評價體系評估并進行傳播,最終會影響平臺的經營業績和長遠發展。

楊浚佳說,設立資金第三方托管,投前評估、投后管理和信息披露,引入機構投資者領投和第三方擔保等機制,可將風險降到最低。

耿曄強認為,眾籌平臺不僅僅要進行網絡審查,還需要對企業進行盡職調查,在摸清企業實際情況基礎上因企施策、量身打造融資計劃。

以高新普惠為例,不同于其他P2P平臺的形式審查,高新普惠始終堅持由項目組與風控組背對背出具項目評估意見,并設立評審委員會,對企業風險進行嚴格審查,并配套提供企業改造服務,加上有擔保公司或擔保基金提供增信,最大程度降低項目風險。

上一篇:王石首度表態: 萬科不歡迎“寶能系”    下一篇:美聯儲加息提振美元 澳聯儲仍樂見澳元貶值
彩客网比分电脑版